#《Teacher Hu的人间冒险》# 第213章(疯狂魔都)#链游世界#



  • 整个陆家嘴和外滩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蒋纬博很快放弃了驾车离开的打算,只能步行在如过江之鲫一样的人群中强行开辟出道路来,逆水行舟一样艰难前行。
    图片9.png
    这个演唱会的管理看起来已经失控了。原本留出的消防通道、特别进出口等道路已经全被观众和乱七八糟的车辆、杂货堆得水泄不通。蒋纬博现在虽然没有空闲去管这事,但还是留心了一下沿途的警察、保安和演唱会工作人员。这些人员全都在岗位上,但奇怪的是,却不对占道的人群做出任何让道的指示,好像视若无睹一样。
    过得黄浦江来,外滩、南京路到人民广场一大段区域依然万人空巷,蒋纬博干脆便沿着外滩向南挤,估计过了董家渡,在黄浦江拐向西南方向无法从西岸直视陆家嘴的地方,人就会少一些了。
    果然,一过董家渡,从大美术馆开始到沿中山南路一路向南过南浦大桥环岛的区域,聚集的乐迷、粉丝就大大减少起来,蒋纬博快速跑动一段距离后,就开始寻找路边合适的车辆和摩托,准备临时“征用”一下。
    突然间,路东的一排古色古香的临街建筑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蒋纬博正好看得清楚,几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从写着“艺园玉雕”的商铺里破门而出,手里包裹着几件玉器,一看就是刚抢劫了这家玉器店出来,正好撞见旁边古色古香建筑里出来的几个保安。
    说来也巧,这家名为“艺园玉雕”的玉器商铺紧挨着的那幢古色古香的临街建筑正是“三山会馆”。这个“三山会馆”却是大有来头,是闽商于清朝宣统年间建成的豪华商会会馆,也是目前沪上仅存的完整晚清会馆建筑,历史上还有著名的上海市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在这里爆发,周恩来也曾在这里指导过武装起义工作。
    这些历史典故蒋纬博倒不清楚,他只知道这里现在是上海颇有实力的福建帮会——“福威安全顾问公司”的所在地。蒋纬博对福威公司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隐于这个公司内的福威帮虽然没有什么可以“化炁”的一流高手,但是人多势众,黑白两道都吃得很开,还是很有实力的。那个玉器馆应该也是这家福威公司的产业,那几个打算趁演唱会的时候捞偏门的小混混多半马上就会被拿下。
    出人意料的是,那几个三山会馆的保安看到这几个混混,竟然熟视无睹,仍然自顾自地抽烟唠嗑,好像兴奋地点评着正在进行的演唱会盛况。本来已经心虚之极的混混见保安并不阻拦自己,便大着胆子迎面走了过去,见保安真的没有任何行动,狂喜地飞奔而去,边跑还边兴奋地呼哨几声,好像还大喊了声“今晚果然运气好”之类的话语。
    蒋纬博一边寻找车辆,一边把这一幕看在眼中,虽然隐隐有种想法出现在脑中,但也无暇去管。
    找了一会儿,街面上只有一辆电动摩托车,看上去很像居民大爷开着去菜市场买菜的那种,但要从这里赶回位于虹桥的基地,有代步的总比徒步强,于是蒋纬博便熟练地卸掉车前方的一块面板,扯出几根电线,相互对接了几下,电动车便点着了。好在这辆电动车的最大速度也不算很慢,蒋纬博自然是全速驾驶着往西边开去。
    一路上,蒋纬博又发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事件———
    又有两家便利店被抢,店主既不追赶、也不报警,在店外巡视的保安对逃跑的强盗视若无睹;
    两辆时速超过两百码的改装车在路上飞驰而过,急转弯时撞上了人行道,一排画满了涂鸦的墙壁被撞倒,路边的消防水龙头被撞开,地下水库的储藏水像喷泉一般洒了出来,整片街区成了车祸现场,但行人对这一幕却表现得见怪不怪,既没人围观,也没人报警,就连正好在旁边值班的交警淡定地嚼着口香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聚集在天台上看演唱会的一对年轻人不慎跌落下来,躺在街边人行道上,蒋纬博远远看过去,来来往往的行人竟无一人停下脚步,更无人围观、施救,蒋纬博兀自大骂了一声,还是骑车飞奔过去,查看了一下,幸好两人伤得都不重,蒋纬博帮他们叫了救护车之后,又继续上路,周围的人看过来的眼神非常从容淡定,没有丝毫冷漠、也没有丝毫关心、更没有丝毫愧疚———就像高空坠人跟扶老奶奶过马路一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图片8.png
    “演唱会第三节进行了一半,正常激活体的渗透率已经超过了40%,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的话,最后一节刚开始就能够完成100%的渗透率。”密室里的女子带上了大框眼镜,眼镜上反射着计算机屏幕上的蓝、黄、灰三色小点,和各种攀升中的柱状图、饼状图,“‘迟钝体’也有70%已经达到了正常激活的渗透率,也能勉强赶在最后一节达到100%。再加上那八个孩子的特殊和声的催化作用,另外30%迟钝体也有希望。”
    年长男子不置可否地搓搓下巴上的胡须:“那个学校里的‘迟钝体’呢?”
    “还是没有变化。”女性回答道。
    “哼。”年长男子冷哼一声,抬起左腕看了一眼时间,心中不知在盘算什么。
    年轻男子努力想在图表中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弥补之前的低级失误。有几个信息似乎有汇报的价值,例如太空舱里有几个“迟钝体”的渗透率增长也很缓慢,但是会不会这本来就是计划的一部分?毕竟操盘“明日计划”的Jue老板本人就在太空舱里,除他以外可能还有其他大人物也装备了能过滤“激活因子”的屏蔽设备。估计这些信息还是太小儿科了,但是说点什么也许比什么都不说有希望扳回一城......
    “40%的话,‘模印’已经可以产生影响了吧?”年长男子突如其来地问了一声。
    青年男子一听,正要回答,但是生怕又有记忆上的疏漏,顿了一下,这时女性员工就抢先答了出来:“是的。准确地说是42%,这时候被激活的正常体会忽视那些事不关己的‘非正常’小事件;到60%时,就算有失火、爆炸、地震发生,只要不危及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人,比如爱人、家人等,他们也会觉得是正常的;超过80%,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哪怕外星人降临地球,而且就算降落在自己家里,正常激活体也会视为正常现象;到100%,‘模印入口’便完全植入成功,那时候再植入新的模印就非常便利了,也就不再需要这么大型的演唱会和那么多费时费力的匹配措施了。”
    年长男子点点头,面有得色。
    年轻男子则不动声色,但心中后悔得恨不得给自己一拳,这些信息他也背得滚瓜烂熟,怎么就不敢大声说出来呢?!这样下去怎么才能再上升一度?!
    图片7.png
    演唱会第三节的主题是“海洋”。
    氤氲空灵的“阿普罗迪”涤荡着每一条心灵,钢琴的每次敲击如同雨滴敲击在湖面,春风化雨沁人心脾,小提琴的每一弦呦鸣又像幽光探寻于深海,幽深暗沉曲径通幽。但这一切最后都归结于一束光,从海心透射海面,从海面仰望天空,从天空直抵宇宙的深处。

    当“阿普罗迪”结束,更加磅礴豪迈的“海神”降临。伴着一击击神圣而震撼的音节轰炸,以“玉壶光转”为中心的天空舞台,在特效照射之下,形成了一个球状的蓝色大海。随着音乐的蔓延,巨大的海之球也在膨胀,从包裹着“玉壶光转”的直径数十米的蓝色圆球,一寸寸长大为直径数百米的圆球海洋,海洋之球的边缘与最近的观众只有咫尺之遥,观众纷纷伸出手去触摸那摇曳着海浪荧光的蓝色巨球,发出山呼海啸的喝彩。与其说喝彩,更像是朝圣。
    蓝色的巨球没有停止,继续膨胀。观众的身体纷纷笼罩进如梦似幻的海洋里,这些观众发现一串串气泡竟然随着自己的呼吸而升腾起舞,在球状海洋深处亮起的七色荧光照耀下五彩缤纷,如梦似幻。

    三个金色的人影在球状大海的正中心闪烁起来,然后开始妖冶地扭动起来。随着三人身姿地摇摆,原本平静的海洋之球也掀起了此起彼伏的海浪。越来越多置身其中的人们感到一阵阵迷雾般的海水冲击着自己的身体,将感官和心灵的享受一起推上了最高峰。然而在这山巅之上,幻化为千万身影的三名歌姬,同时出现在每一群观众的身边,轻舞罗衫,巧笑嫣然,环绕着媚眼献吻,极尽妩媚之态。就在所有人都要疯狂之际,万千化身一闪而逝,而歌声恰到好处地响起,海洋与世界,星空与宇宙开始一起如痴如狂......
    在前两节都非常淡定的Teacher Hu此时也被这无与伦比的感官刺激所打动,身边的Sarah和军锋更是深陷其中。但就在这时,右手腕上传来一阵灼热,将Teacher Hu的思想拉回了现实之中。
    同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与其说直接在Teacher Hu的耳朵里响起,毋宁说直接敲在了他的脑子里:“能听到我吗?”声音无悲无喜,无比熟悉!
    “是你!”Teacher Hu禁不住叫出声来,身边的军锋和Sarah竟然都没注意。
    “是我。”冰璃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不用说话,你心里想,我就能听得到。在‘通道’开启的时候就可以。”
    “通道?”这下Teacher Hu没有张嘴,尝试在脑海中与冰璃对话,“之前我好像做了个梦,你在梦里跟我说了一些话,说我们虽然在不同的世界,但还有纽带可以联系我们......我现在明白了,纽带就是这串天珠,也就是你说的通道。而不同的世界指的是......难道你去了另一个星球?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是另一个平行宇宙。”冰璃淡淡道,Teacher Hu目瞪口呆。
    “我是在通过平顶神山复活你时给你的天珠。本来仅有我给你的那一颗,与我之间建立量子扰动的能力有限,只能让爱因斯坦罗森桥每十年开启一次,这一次也仅够说几句话,但是你机缘巧合又得到了百年前失落的另外十颗天珠,所以让爱因斯坦罗森桥的出现概率和宽度大增,我们虽然在两个平行宇宙里,却可以通过它们......”
    “十年说一次话?那现在要多久一次呢?”Teacher Hu现在已经完全将演唱会的瑰丽表演置之脑后,开始更加强烈地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你真的在另一个平行宇宙吗?你把我复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里只有当时的片段影像,那四个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跟我说了些什么,但离开平顶神山的洞穴后,我的记忆就越来越混乱......后来又有不断的记忆流涌进脑子里,那些记忆流都是你的记忆吧?那些记忆为什么会发生在那么古老的时候?那是清朝?那真的是你吗?......”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你是说四维空间的庭院的守护者吗?”冰璃淡淡说道,“有点意思。”
    “四维空间的庭院又到底是什么?是不是通往平行宇宙的入口?黑洞?你能从那里回来吗?”Teacher Hu心里有无数个问题,但一边问一边又感到无稽。只有内心深处越来越相信这是真的。
    冰璃一时没有回答,少顷,才徐徐道来:“你听说过生命之树卡巴拉吗?”
    Teacher Hu据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只能摇摇头。然后意识到冰璃并不能看见自己,赶忙想道:“没有”。
    “有一种学说认为,所有的宇宙都是从‘生命之树卡巴拉’的蓝图上建造而成,每一个宇宙都遵循生命之树卡巴拉的‘神体的构造’。抛开学说和名字不论,卡巴拉的神体的基本构成要素却是真的,那便是‘原质’。当大量的原质按照生命之树的规律汇聚起来之后,便会形成伟大的‘原质之间’。每种原质之间都会与高维宇宙相连。平顶神山的四维空间的庭院,便是我们所在的这个星球上的其中一个原质之间———‘王国之间’。”
    ‘王国之间’、‘基础之间’、‘光辉之间’、‘胜利之间’、‘美丽之间’、‘严格之间’、‘仁爱之间’、‘理解之间’、‘智慧之间’、‘王冠之间’———这十个不同的原质之间便构成一棵卡巴拉生命之树,每个原质之间都拥有高维宇宙赋予的不同能力。每个宇宙中,都有一些星球拥有一个或数个原质之间,利用这些原质之间,就具备了开启不同的‘门’的可能性......”
    Teacher Hu听得云里雾里,不明觉厉,静待冰璃继续往下说。
    “说来话长,要解释到你能明白需要很多时间,现在不是时候———那些记忆会自动进入你的大脑,也许你会自己明白过来。现在天珠的力量加强了,那些记忆片段也不用在你睡着或晕倒时才能看到了。现在你快去吧。”冰璃的语气似乎一直没变过,但是总是能让人感觉到哪些是毋庸置疑的指令。
    “去?去哪儿,去做什么?”Teacher Hu听得更加云里雾里。
    “‘组织’的阴谋,不是一直以来想要阻止的吗?去吧,我会告诉你怎么做。”冰璃的声音平淡无波,但难得的用了一次反问句,“去消防通道,楼梯间。一个人去,接下来你会很危险,跟来的人都会有危险。”
    Teacher Hu犹豫了三秒钟,望了一眼附近的军锋和Sarah,便趁没人注意起身走开。
    快步跑到消防通道入口时,突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Teacher Hu转身一看,原来是Sarah跟了过来。
    “你要去哪儿?”Sarah满脸惊讶,“是发现什么了吗?”
    Teacher Hu看到Sarah满眼的关切,心中不禁一紧。
    “没什么。你别跟来了。”Teacher Hu尽量冷漠地说出这句话。
    “什么叫我别跟来了?......”Sarah故意不屑地一笑,但是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知所措。
    “Sarah,这件事情本来就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好不容易逃脱了‘组织’,去过你自由自在的生活吧。你以前不是告诉过我,你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过吗?你已经自由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但是......这算什么?......我现在做的就是我想做的事情......”Sarah话还没说完,便被Teacher Hu打断。
    只能说这句话了。
    “我们的事情早都过去了,忘了我吧。”说完,Teacher Hu转身推开消防通道门,快步跑上楼梯。
    Sarah怔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图片6.png
    最近有人在看吗?没人看的话我要暂停更新了噢
    想看的在评论区留言吧!